平安好医生无耻抄袭,安顿将维权到底

2020年05月10日 11:30

5月9日,人工智能企业雪扬科技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控诉“互联网医疗第一股”平安好医生不正当竞争,侵犯商业秘密。


雪扬科技方面表示,几个月前,平安好医生以合作名义,获得了公司核心产品——安顿预警手表的私密技术文档和宣传素材;5月8日,对方不仅上线了一款极其相似的智能手表,宣传图文也高度雷同,就连产品Slogan都一字不换照搬。


雪扬科技是一家提供心脑预警服务的公司,主要客户是45岁以上人群。旗下智能手表监测人体各项指标,给个人建模,测算心梗、脑卒(又称“中风”)概率,一旦有异动,APP会马上弹出预警,风险过高时,客服会专门给佩戴者打电话建议就医。


“千亿市值的公司,如此拙劣的欺骗和抄袭!”雪扬科技CEO马剑飞对AI财经社说,公司律师团队已经固定了证据,将以涉嫌不正当竞争和侵犯商业秘密两项罪名起诉对方。


马剑飞提到的证据,包括与平安好医生方面的微信聊天记录等。根据新修正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自2020年5月1日起,微信微博等聊天记录也将作为法律证据使用。


图/雪扬科技CEO马剑飞微博截图

01

5月9日下午,雪扬科技CEO马剑飞发布微博,详述了这场“像素级抄袭”。其中,宣传文案中的手表实物图一模一样(表盘显示的血压、心跳值等也完全相同),手机APP界面有部分完全一样,品牌slogan“读懂生命的无常”原样照搬,功能logo、摆放位置也如同复制粘贴。


就连错误都一模一样——在安顿手表APP里,有显示14个器官健康状况的器官图,其中,“脊椎”的正确表述应为“脊柱”,马剑飞表示,考虑到这个小错误并不影响用户理解使用,所以未及时改正。结果,5月8日发布的APP“平安好医生健康卫士”中,器官图长的一样,错的也一样。


如有雷同纯属偶然的事,一般只发生在影视剧中。


2019年10月,一位叫陈志刚的人主动找到雪扬科技寻求合作,表示自己和平安好医生的高层关系很好,可以把雪扬科技的安顿手表放在平安好医生平台上售卖。


马剑飞坦承,对创业公司而言,千亿市值的上市公司平台是极具吸引力的。2019年10月30日,陈志刚与雪扬科技签署协议,并缴纳50万元合作保证金,成为安顿手表的经销商,承诺在平安好医生平台售卖。

平安好医生抄袭安顿

以经销商的身份,陈志刚查看了安顿手表的后台管理系统,包括所有的培训资料和产品介绍。


陈志刚说平安好医生方面还有疑问,需要亲自前来了解情况,他还强调,要来看看的高管是自己的多年好友。


签约经销商引荐,加持“多年好友”关系,马剑飞没有过多提防,答应接待,“当时我们很热情,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合作”。


11月7日,在陈志刚陪同下,平安好医生首席创新官陈卫俊、产品经理余红艳从上海抵京,来到雪扬科技的办公室,雪扬科技CEO马剑飞和技术负责人白伟民接待了对方。


陈卫俊提供的名片显示,他是平安好医生健康研究院院长和首席创新官。此前,陈卫俊曾是阿里巴巴的技术总监,2013年入职了平安集团,任平安金科的总经理助理兼首席技术官,而后担任过平安互娱CEO。


马剑飞回忆,当时陈卫俊亲口说,他们看了全国十几个智能健康的可穿戴项目,只有安顿手表做得最好。“他还给我们出示了和马云的合影,以展示自己段位很高。”马剑飞回忆。


会面以考察和聚餐愉快结束。次日,余红艳给白伟民发了微信,先是肯定了对方技术强,懂中医,是全方面人才,然后提出要一份PPT,讲清楚陈卫俊点名索要的几个原理和核心技术,以便说服上面的老板,“写得越详细越好”。


11月9日,公司核心技术团队写了一份技术说明文件,由马剑飞发送给了余红艳。阅读后,针对其中一页的参数问题,余红艳要求语音讲解。对此,马剑飞安排公司技术人员专门写一份文档,详细讲解了血压准确度参数如何设置、调配、解读,怎样将准确度调试到最佳效果。

平安好医生抄袭安顿

余红艳与马剑飞的聊天记录显示,2019年11月11日,她和陈卫俊将向大老板汇报安顿手表项目。等到汇报日的第二天,余红艳再次询问,能否在网上买到安顿手表的同款数据充电线。


此后,陈卫俊、余红艳方面就没了消息。就连中间人陈志刚在平安好医生平台销售也没了动静,作为签约经销商,他也没有遵循约定,从始至终没有在平安好医生平台销售安顿手表。


2020年4月30日晚间,平安好医生官方微店“平安健康馆”发文《万众瞩目 平安好医生健康卫士 即将隆重上市,您的贴身5G心脑监护平台!》,“我们仔细拜读,才恍然大悟,原来之前的合作和考察,都是套路哇!”马剑飞微博写道。


平安好医生健康卫士APP在苹果应用商店的记录显示,该软件大约于2020年4月中旬上线1.0.0版本,半个月后更新了迄今唯一一次,直接升级到5.6.1版本。该APP里面很多板块仍是空白,无实质内容,但无论是UI设计、logo还是板块布置,都与安顿APP几乎完全一致。

平安好医生抄袭安顿

图/马剑飞微博截图

相较之下,安顿手表1代在2016年11月发布,并在2017年2月上线APP,此后以每月两三次的频率持续保持更新。


安顿研发团队在产品设计之初就有意提防别人的模仿和抄袭。公司在这个事情上吃过亏。2018年,安顿一位离职高管偷走了技术代码,另起炉灶,经公安机关介入,已在北京市公安局立案调查。


马剑飞事后回忆,此番被抄已有征兆。早在三月底,就有员工反馈,平安好医生的人力在给离职员工打电话,高薪提供去上海(平安好医生总部)工作的机会,并愿高价购买内部员工通讯录或产品算法逻辑。


5年的研发和创业心血,一次考察和几个月的沉默后就被克隆,马剑飞难以接受。5月2日,技术负责人白伟民给陈卫俊发去微信,“这么照抄有失平安的品牌!”至今没有收到回复。


“我们没有任何一行代码来自第三方公司,对于同行优秀的产品我们也不断学习与借鉴。”5月8日,陈卫俊回复了AI财经社的置评请求,“这类产品市面上有近十家类似的公司在做,如果你了解这个市场。马总自己心里清楚,他是否给我们看过任何核心技术,他自己都吹过牛,给好医生三年都做不出来。”


陈卫俊强调,他们的代码与任何第三方公司没关系,如果别人觉得有问题,“欢迎对方报警”。


一位广州创业者告诉AI财经社,只要拿到核心技术资料,做出产品并不难,“难的不是代码,而是这产品背后一连串的运营支持功能,产品设计原理就是灵魂。”


“一个商业想法,相同的可能有成百上千,大概率是平安好医生本来想做,在进行尽调,然后去收集了这资料。”上述创业者分析。“只能说没底线,不犯法。”


但睿扬律师事务所李建成律师对AI财经社表示,商业秘密的诉讼案件里,司法通常会考虑两点:一是两者是否在之前有过接触,二是产品功能是否类似。“你和对方紧密接触了,还要了东西,然后你推出相同的东西,这在司法上,举证责任就在对方了,你得证明和我不一样。”


02

这已经不是平安好医生首次陷入此类纠纷。


今年2月初,新冠疫情爆发后,京东健康整理了一份新冠肺炎治疗方案的“用药目录解读”,普及相关预防和治疗。很快,平安好医生也推出了一份用药目录明细,其宣传物料无论从版面设计还是内容文案,都和京东健康几乎一模一样,只是替换了公司logo。对此,京东健康调侃,“感谢平安好医生的认可和积极‘转发’”。


而四川好医生和平安好医生的商标官司,则持续了两年之久。


好医生集团在2002年注册成立,后来被国家工商总局认定为“驰名商标”。四川好医生总经理助理陈贤明对AI财经社透露,目前集团年产值超过70亿元,涉及药材种植、医药公司和诊所医院,布局全产业链。


作为平安集团旗下的健康品牌,平安好医生成立于2014年。对此,四川的好医生集团认为,平安好医生涉嫌不正当竞争,2018年,四川好医生集团诉诸司法。


2019年的最后一天,四川高院做出终审判决,要求被告停止标志性使用“平安好医生”“好医生”字样等侵害“好医生”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并赔偿“四川好医生”300万元。


对此,平安方面曾做出过回应:公司尊重并支持司法判决,“平安好医生”商标获得了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的核准,公司在日常业务和公司运营中对该商标的使用、宣传不受任何影响。


陈贤明告诉AI财经社,他们已经收到了来自平安好医生的300万元赔偿款,但对于判决的其他内容,平安好医生并未彻底执行,依然在使用“平安好医生”的商标,电梯广告也还在频繁出现。

平安好医生抄袭安顿

图/视觉中国

4月1日,四川好医生集团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申请执行方案,4月14日,法院发出限制消费令(【2020】川01执350号),显示好医生集团申请执行平安健康侵害商标权和不正当竞争一案正式立案执行,依法对平安健康及其法人代表秦戬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列入失信黑名单。


4月23日,四川高院发布了《2019年四川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白皮书),“好医生”商标侵权诉讼案被列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典型案例。


律师告诉AI财经社,现在的难题在于,平安好医生的商标也通过了国家工商总局的商标注册。陈贤明透露,他们已经在起诉商标所和平安好医生,要求撤销之前对“平安好医生”的商标注册。据他透露,这个案子的一审已经胜诉,二审很快开庭。


03

以合作和投资名义打探商业秘密,在互联网行业并不罕见。早年前,“巨头之下,寸草不生”,就曾经是互联网创业面临的实际困境。


2012年之前,腾讯也曾被创业公司集体炮轰。但自从3Q大战之后,腾讯转变做法,变得非常爱惜羽毛,外界形象也大为改观。


早年的小米也屡次被魅族创始人黄章指责。据黄章讲述,雷军当初希望魅族作价10亿,“他投30%我并没有完全拒绝,只是正式答应他的时候他说他已经决定自己做一个软件公司。期间他安排林斌和黎万强分别采访我了解做手机情况和思路,我一直都没发现他原来要做手机。”这一点一直让黄章耿耿于怀。


近年创业风潮的兴起,类似的事情屡见不鲜。巨头们的超级APP功能越来越全面,小型创业团队的创意一旦被看上,收购还是copy只是成本效率的考虑。当然,如果能够以收购或合作的名义获得更多信息,则会大大缩短开发时间。


AA投资创始合伙人王浩泽对AI财经社说,创业者经常没法分辨,投资人是真的想投资,还是纯粹想筛选信息,顶多能看出来对方有没有投资你的竞争对手。如果没有投资,只是把你的信息告诉了他们后面投资的企业,这属于非常正常的情报。


有时,对方是有意行窃。有时,即使是真要投资,创业者也要留点心眼。王浩泽提醒,想要佐证产品和技术厉害,并不一定要扒光了给对方看,对方也未必看得懂,“投资人想要更间接地显现,你来证明你自己厉害”。


同时,王浩泽认为,有些事情可能不是公司行为,而是个人想出风头,尤其是在大公司,“有些事业部的领导想要业绩,他觉得内部申请一下,公司同意做,就抄一个做做。这种情况一直存在。”


身为创业者,不仅要在赛道上和巨头共存,还要面对突发的挑战。显见的是,自新冠疫情以来,中小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成为国家的“重点关照对象”,各项会议频繁出台政策优惠措施。中小微企业的发展,已成为领导人最关心的内容之一。


五一期间,马剑飞与美国的律师朋友提起此事,朋友劝他,你这是蚂蚁啃大象。平安好医生于2015年4月上线,曾获得软银愿景基金Pre-IPO 4亿美元投资,2018年5月在港交所挂牌上市,目前市值超过1100亿港元;而他的公司在长周期的医疗行业,刚成立5年,虽经营良好,还有不错的结余,依然只是不足百人规模的初创公司。

平安好医生抄袭安顿

图/视觉中国

“即便是蚂蚁啃大象我也要站起来,啃他一口。”马剑飞说,“我们要为被一直抄袭的创业者发声,商业伦理不容践踏。”


5月9日的新闻发布会现场,雪扬科技宣布正式起诉平安好医生:要求赔偿5000万元,并终止相关业务的开发。